港媒:“泛民”抽水自暴其丑 区会滥权理当杯葛_香港_新闻
香港抗疫作业正处于关键时刻,社区防疫更是整场抗疫战的重要一环。但现时由泛民揸庄的17个区议会,在这关键时刻却做了些什么?不是在区议会演出各种政治闹剧,提出各种荒唐的动议,便是越权滥权,建立各种泛政治化委员会,将区议会变成百无一用的政治批斗场。吃人血馒头的区议员日前的西贡戋戋议会会议上,两名泛民议员提出把将军澳两个歇息处别离命名为周梓乐留念公园及陈彦霖留念公园,成果被陈彦霖母亲批判动议是在家人创伤洒盐。区议会评论有关动议时,引发泛民内讧,有人直斥提出动议者食人血馒头、消费死者;亦有人护短心切,反唇相讥指在席一切泛民议员都系靠食人血馒头先入到(区议会)?啦。在一片争议下,主席锺锦麟终究提出暂停评论动议,并在16票拥护、13票对立下经过,方案间断评论。成果,区议会又浪费了一日会议的时刻,公帑又再白花,而得出的定论便是泛民又在浪费时刻和资源,这是泛民将区议会捣乱化、无聊化的又一次缩影。提出动议区议员所属的将军澳民生重视组,其称号已是名不虚传,原因是这个民生重视组彻底不重视民生,在当时抗疫十万火急之时,还要想方设法的抽水、食人血馒头、消费死者。而他们遭到其他泛民的批判进犯,原因并非是对方狗仗人势,而是对方不希望让二人抽水成功、攞彩,但其实两边都是一路货色,都是一班鄙俗之徒。原本,在疫情当时区议会有很多作业可做。2003年沙士时,由建制派主导的多个区议会,不但在区域上全面发放抗疫资讯,并且全面统筹物资供应,向市民派发口罩等防疫物资,与特区政府全面协作抗击疫情。但现在自称要为议会带来新气象的泛民,他们所谓新气象便是一切关乎民生的事项都不睬,一味煞费苦心,做政治骚,向坏人示好。泛民议员在抗疫上交出了一份零分的答卷,这样的新气象令人大失人望,为了抽水在区会上狗咬狗骨的泛民更是自暴其丑。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希望泛民会改弦更张,履行好区议员的责任,服务好居民,成为政府与市民的桥梁,这些杰出希望仅仅一厢情愿,现在摆在政府面前的是,关于一些越权、违规、失格的区议会,特区政府应怎么对待?《区议会法令》第七十一条列明,为履行区议会功能的意图,区议会可委出委员会。至于区议会的功能,法令亦列明是就区内福利、公共设施服务、政府为区内制定的方案的实施次第先后供给定见等。但现在由泛民主导的区议会显着是滥权、越权。应回绝供给秘书服务在滥权越权之外,泛民议员还严峻渎职,没有履行好区议员责任,部分人乃至建议年代革新,以推翻特区政府为职志,其所为现已违背基本法。关于这些所为,特区政府必须有清晰情绪,假如泛民区议员持续越权滥权,提出各种针对荒唐的动议,这阐明他们无意履行责任,也阐明这样的区议会现已失去了效果和含义,违背了《区议会法令》,这样特区政府理应杯葛这样的议会,包含:一、指令民政处不再为区议会供给秘书服务,假如区议会评论的议题违背自身权利,乃至与基本法相违,民政处应回绝供给秘书服务及场所。二、假如区议会的议题越权及带得罪性,特区政府各部门应杯葛出席会议,也不必回应区议会的提问及要求。三、假如泛民肆无忌惮,特区政府应中止向区议会供给各种建造、活动的拨款。区议会是区域谘询安排,就市民日常日子业务向政府供给定见,而不是一个权利组织,自身并不具有宪制的权利。区议会可以行使责任,一是仰赖政府拨款,二是依托政府各部门的协作。但现在由泛民主导的区议会现已蜕变,为什么政府还要协作泛民做骚?为什么官员要出席会议听他们将各个公园改名?政府没有必要和这样的区议会协作,要听取市民定见,民政处大可直接落区或经过其他区域委员会,并非一定要依托一个失格的区议会,让泛民不要认为做了议员就可认随心所欲。   来历:大公网作者:方靖之资深评论员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